孙正义质押股票具体什么情况?孙正义质押股票具体情况

    来源:  时间:2020-04-13  点击:

深交所罕见问询券商半年报 东北证券股票质押业务首当其冲

日前,深交所罕见对券商半年报发出问询,东北证券股票质押业务成关注重点。

孙正义质押股票具体什么情况?孙正义质押股票具体情况(图1)

根据半年报,截至2019年6月30日,东北证券以自有资金作为融出方参与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待购回初始交易金额为58.01亿元,同比增长11.43%。

深交所要求东北证券说明截至目前股票质押业务开展情况,包括但不限于业务规模、风险管控情况、存续项目期限结构、自有资金参与股票质押业务规模增加的原因

同时,深交所要求东北证券说明以自有资金开展股票质押业务计提减值准备情况,包括但不限于会计政策、减值测试方法、重要假设、关键参数及其确定依据、测试结果、会计处理等信息,并结合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说明上述业务计提减值准备的充分性。

半年报还显示,东北证券“其他应收款前五名”中应收重庆市福星门业(集团)有限公司约2.10亿元,账龄为3年以上,坏账计提比例为47.43%;应收山东玖龙海洋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约约1.59亿元,账龄为2年以内,坏账计提比例为24.13%,主要系私募债逾期本息。

深交所要求东北证券结合相关会计政策,说明上述款项坏账准备计提比例的确定过程、依据及充分性。

此外,由于三板市场活跃度降低,东北证券根据《证券公司估值指引》于2019年1月1日将原按收盘价计量的三板市场股票调整为第二层次公允价值计量。

深交所要求东北证券说明持有三板做市股票的情况、以第二层次公允价值计量项目采用的具体估值方法(包括但不限于重要参数的定性、定量选取),估值方法变动后股票估值是否存在较大差异,如是,说明合理性。

浙江欲移民企“三座大山” 百亿基金纾困股票质押风险

导读:上市公司纾困基金是如何运作的?以浙江台州为例,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本次股权投资仅用3周就完成了方案设计、资金募集到项目放款。

本报 包慧 杭州报道

在浙江,民营企业创造了全省56%的税收、65%的GDP、77%的外贸出口、80%的就业岗位和90%的新增就业。民营企业目前面临的困难,被有些民营企业家形容为“三座大山”:市场的“冰山”、融资的“高山”、转型的“火山”。

在全国支持小微和民营企业的大环境和统一动作下,浙江区域的银行和监管部门在解决融资的“高山”问题方面能有什么自选动作?

21世纪经济报道在12月19日农业银行浙江省分行举办的“支持民营企业十项行动推进会”上,了解到浙江民营企业今年遇到困难的特殊性,以及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出台的纾困动作。

浙江省政府副秘书长高屹12月19日在前述会议上表示,浙江改革开放历史,就是民营经济发展史。最近一段时间,针对民营经济遇到的困难,省里密集召开会议专题研究,精准出台企业减负、小微成长、稳外贸等系列文件,打出一套以提振民营企业为重点的稳中求进组合拳。近日,浙江又出台十个方面31条具体举措,解决民企最急、最忧的问题。

台州地处浙江中部沿海,民营经济是台州的最重底牌。在53家台州上市公司中,民营企业占了绝对比重。

台州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应正南当日表示,台州近段时间谋划、出台和落地系列综合性帮扶举措,在化解上市公司大股东质押风险方面取得一些工作成效。

股票质押平仓风险逼来

当前,民营经济发展遭遇各种瓶颈,整体市场资金供给短缺,很多民营企业都面临债券集中到期、续发新债困难等问题,此外,今年来一些上市公司股东还面临着股权质押被强行平仓风险。

一位上市公司财务负责人12月19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民营企业短债长用是很常见的,今年该公司开始了转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提高长期债券比例,其次是提高境外融资、直接融资比例,并合理配置股权融资和债券融资的比例。比如说该公司在某境外银行的12年期贷款,总成本年化只有2.3%。

对此,浙江农行推出“债券归位贷”,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杠杆和融资成本,有效化解流动性风险;对股票质押率较高但业绩突出、前景良好、总负债率合适的上市公司,通过“股票质押置换贷”帮助企业将质押率控制在50%以内,助力优质上市公司缓释股票平仓风险。

浙江山鹰纸业2002年落户浙江海盐经济开发区,母集团从事造纸包装行业20余年,2018年集团总产能500万吨,行业排名第三,今年前3季度销售179亿元。

“特别是近年来,我们公司进入投入扩张期,今年又累计兑付债券45亿元,资金需求量非常大。省农行"债券归位贷"解决了我们到期债券兑付的资金需求,确保公司总体营运资金平稳。目前,公司负债率从最高时68.22%降为48.97%,大幅优于行业平均值。”山鹰国际控股股份公司副总裁石春茂当日表示。

为了预防股票质押的平仓风险,浙江台州的东港工贸集团希望逐步压降质押股票比例,但与多家金融机构沟通发现缺少可对接的产品。

东港工贸集团董事长王云富当日表示,“省农行向我们推出股票质押置换贷款业务,将东港工贸集团持有的近5亿元海翔药业股票质押贷款进行置换,集团质押率明显下降,海翔药业总股本质押率从年初39.45%下降至26.32%,帮助我们平稳度过资本市场下行期。”

东港工贸集团拥有全球产业链最完整、产销规模最大的染料活性艳蓝KN-R和医药克林霉素及培南类系列产品。今年前11个月,实现利税超10亿元。

此轮民营企业面临的风险和问题到底有何不同?

一位浙江区域的地方监管官员曾表示,从今年二季度开始全国的数据就开始出现问题,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问题变得较突出,同时感觉到政策开始预调微调。

“原来我们讲的是小微企业出问题,后来发现原来意义上优质大中型民营企业的融资问题也变得非常突出。一是从资本市场开始,然后和债券市场、信贷市场,这三个市场之间相互传染影响,也存在着市场的失灵。在二季度末的时候就关注到风险的转向——从以前的经营性风险转到流动性风险,从小微转到大中型民营企业,从互保转向企业头寸短缺,从而形成了一系列的反应。”前述官员称。

揭秘百亿纾困基金运行模式“经济有周期,行业有起落。”农行浙江分行行长冯建龙12月19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近年民营经济面临周期性、暂时性的困难与挑战,一些民营企业出现少数坏账。对此,有的银行对民企搞大收缩、大退却,这是错误的。

“国企不比民企优越,民企也不比国企特殊。信贷应该不分所有制,不唯大小,不唯行业,只唯客户优劣。要在制度设计和政策实施上坚决杜绝任何形式的所有制歧视,纠正和消除对民营企业各种形式的歧视性政策,秉持一视同仁,打破各种各样的"卷帘门"、"玻璃门",为民营企业创造"竞争中性"的公平融资环境。”

农行浙江分行是浙江单一法人金融机构最大的存贷款银行。截至9月末,全行民营主体贷款4734亿元,占全部贷款54%。

经济下行期,部分行业、企业间的结构性信用紧缩问题加剧,一些民营企业甚至濒临股权质押爆仓、资金链断裂的边缘,金融机构风险偏好普遍下降。

但对发展前景较好、诚信度高但经营暂时困难的民营企业,浙江农行综合运用债委会、续贷展期、重新约期、调整承贷主体等手段,帮助企业渡过难关。2015年以来,浙江农行累计实施风险化解客户1002户,贷款金额486亿元,七成以上客户实现持续正常经营,44%的客户基本走出困境。

冯建龙表示,企业情况千差万别,加大对民营企业信贷支持并不意味着“大水漫灌”,帮扶施策也不可“一刀切”。

如何区别对待,冯建龙总结了“加减乘除”组合拳。“加法”是支持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导向、从事实体主业的民企,确保资金不被移用。“减法”是严防“垒大户”,阻拦客户“馒头做得比蒸笼大”。2016年以来,浙江农行累计压降过度融资、过度投资、过度担保客户授用信924亿元。“乘法”是从高新园区、科技孵化器等入手,支持新经济、新技术企业乘数式增长。“除法”是落实行业限额政策,退出技术低端、产能过剩、污染严重的企业。对“假摔”、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企业主,联合同业、司法、工商等部门坚决打击。

冯建龙强调,缓解民企融资难题,不能靠放松风险管控、降低信贷标准,更不能搞运动式放贷。风险底线始终是金融机构经营管理的生命线,银行对民企的支持,更多的是信贷结构上的调整而不是总量上的扩张。银企应遵循市场化原则,相向而行,防止“二次摔倒”,实现商业可持续发展。

融资难和融资贵之间必然有矛盾,企业界认为首要解决的还是融资难。

为此,浙江农行实施“民企提升贷”,利用信贷、债券、理财、信托等资金,每年新增贷款500亿元以上,扶持核心竞争力强、规模效益高的大企业大集团,重点支持“互联网+”“标准化+”“机器人+”等技术改造。对中小企业则重点扶持“小巨人”、“单项冠军”和“独角兽”企业。

解决了融资难之后,融资贵还是要解决。

浙江农行将全面落实“降息100 BP”,加大民营企业特别是普惠金融支持力度,争取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比2018年一季度末下降100BP,每年直接让利10亿元以上。同时,对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按照风险等价原则科学合理定价,利率最低可执行基准下浮10%。

浙江农行设立百亿“上市公司纾困基金”,以浙江农银凤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管理人,与浙江省政府和各级市政府建立总规模100亿元以上的“上市公司纾困基金”,投入有助浙江经济结构优化、有发展前景的民营企业。

11月19日,台州市与浙江农行合作成立上市公司纾困基金,通过“市场化、法治化”方式化解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质押平仓风险,首期资金4亿元已实缴到位。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本次股权投资仅用3周就完成了方案设计、资金募集到项目放款。在结构上,专项基金通过台州农银凤凰金桂投资合伙企业与星星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出资7.32亿元受让星星集团持有上市公司水晶光电(002273)股份7300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8.46%。在价格上,以不高于同期金融机构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价格承接大股东股票,缓解上市公司大股东质押压力。

中信证券卷入多起股票质押风波 业绩下降总经理薪酬反大增

虽然去年中信证券净利润下滑,但总经理杨明辉薪酬达979.48万元,较2017年的690.6万元增加288.88万元,大幅增长41.83%

孙正义质押股票具体什么情况?孙正义质押股票具体情况(图2)

《投资时报》研究员 田文会

公司业绩下降,总经理薪酬反而大增,中信证券(600030.SH)这一情形多少让人有些意外。

近日,标点财经研究院携手《投资时报》对3628位A股上市公司总经理相关信息进行统计,独家推出《2019中国上市公司总经理全样本报告》。统计结果显示,2018年中信证券总经理杨明辉薪酬为979.48万元,较2017年的690.6万元增加288.88万元,大幅增长41.83%。同时,该公司向高级管理人员支付的薪酬总额为1.19亿元,较2017年度2954万元暴增304.53%。

然而,中信证券当年净利润为98.76亿元,同比下降17.54%。在业绩下滑背后,中信证券还卷入多起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或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风波,涉及资金超过35.17亿元。

中信证券2018年年报显示,杨明辉报告期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979.48万元,同比大增41.83%。

中信证券称,上述税前报酬总额包括基本年薪、效益年薪(包含2018年度发放的即期奖金及递延奖金)、特殊奖励和保险福利。

杨明辉2018年报酬包括在中信证券领取报酬479.48万元,以及在中信证券控股子公司华夏基金领取报酬500万元;2017年相应在中信证券和华夏基金分别领取435.19万元和255.41万元。

年报显示,报告期末该公司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实际获得的报酬合计约1.27亿元,较2017年末0.41亿元增209.76%。2018年董、监、高人数为31人,2017年为26人。

杨明辉为中信证券执行董事、总经理、执行委员会委员。其于中信证券1995年成立时即加入该公司,2016年1月任该公司董事,2016年6月任该公司总经理。杨明辉亦任华夏基金董事长、华夏基金(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

杨明辉还曾担任中信证券董事、襄理、副总经理,中信控股董事、常务副总裁,中信信托董事,信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建银投资证券执行董事、总裁。

值得注意的是,中信证券2018年业绩下降背后,还踩入包括股票质押在内的多个雷区。

2019年半年报显示,该公司自报告期初至报告披露日,新增或有新进展(尚未披露的)、金额超过人民币1000万元的诉讼、仲裁事项高达21宗,其中六宗涉及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或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

具体来看,与程少博、朱立新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案中,中信证券要求对方支付欠付本金1.25亿元及相应利息等费用,已计提相应减值准备;与兴源控股集团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案中,中信证券要求对方偿还欠付本金1.71亿元及相应利息等费用,对方已执行和解协议支付全部和解款;与康得集团保证合同纠纷案中,中信证券要求对方在一起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中承担连带保证,偿还欠付资金14.18亿元,已计提相应减值准备;与上海昇和、国能商业债券质押式回购纠纷案中,中信证券要求对方共同承担还款,已计提相应减值准备;与何巧女、唐凯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案中,何巧女以其所持有的3970万股东方园林(002310.SZ)股票质押给中信证券,融入初始交易金额人民币2.96亿元,后违约,中信证券已计提相应减值准备;与爱普地产保证合同纠纷案中,中信证券要求在隆鑫控股有限公司以隆鑫通用(603766.SH)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中担保的重庆爱普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连带偿还隆鑫控股欠付本金15.07亿元,已计提相应减值准备。

据统计,上述质押式回购交易案涉及资金合计超过35.17亿元。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热点新闻